我是反派他爸[快穿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齐锋急匆匆地跑回家里。

  推开门,家里空荡荡的,他叫了两声齐小曼的名字,没有得到回应,才想起来齐小曼病倒了,连忙又推开了齐小曼的闺房。

  里面也是空的。

  齐锋慌了,两腿发软,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表情惊恐,眼里茫然。

  “妹妹……”

  因为他的坚持,妹妹出事了。

  齐锋的眼睛变得通红,看向苏家的方向。

  季修、苏家,他和他们势不两立!

  如果妹妹真的出事,这辈子,他用尽一生,也要铲除季修和苏家这两个庞然大物,以慰妹妹在天之灵。

  不然的话,他如何对得起死去的爹娘?

  正当齐锋陷入自我感动的时候,有听见动静的邻居跑来院子门口告诉齐锋,刚才有一队人带走了齐小曼。

  “小曼当时似乎昏过去了,没什么反应。”邻居大娘忧心忡忡,“该不会出事吧。”

  齐锋抬头看向她,脸色怨恨,如同看杀父仇人“既然看见了,为什么不拦下他们!”

  邻居大娘后退三步,面色羞愧“我,我家里还有孩子……”

  “小曼对你那么好,难道还不如你的孩子吗?”齐锋心灰意冷,讥讽地看着她,“我明白了,你也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。”

  邻居大娘心里的几分愧疚转为茫然,等等,她什么时候得了齐家的恩情吗?

  住在这片地方的都是穷人,难道大家不是互帮互助?齐家夫妇走了之后,还是她帮着操持葬礼的呢。

  邻居大娘有些憋屈,忍不住和齐锋理论起来。

  只是性格懦弱的她,又怎么可能辩驳得过读过书的齐锋?没一会儿的功夫,就被齐锋骂的抬不起头,狼狈地掩面逃回家。

  齐锋冷笑一声,看着她的背影,唾弃道“小人!”

  只是他折腾走了邻居大娘,还是不可能找回来齐小曼,齐家的旧屋里安静得可怕,只有他一个人。

  齐锋扫过空荡荡的屋子,苦笑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“我又何必和这些外人较劲,妹妹还在季修手上呢。”

  只是怎么救出妹妹,他却是一筹莫展。

  苦思一夜之后,他从地上站了起来,想到了一个法子。

  要是能见到苏家的那位小小姐,和她说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相信对方一定会理解并且同情他的。到时候,再由她去和季修求情,妹妹就能回来了。

  什么,报案?

  齐锋面露不信任,有季修在,报案有什么用,还是要另寻他法才对。

  说做就做,齐锋从床上爬起来,拿上碎银子,出了门,先去街角吃了早食,转头往苏家的方向去。

  苏老爷刚刚过世,苏家还是那副处处悬挂白布的样子,不过却一点都不冷清。

  无数富商捧着金银珠宝守在门口,想要见季修一面。

  齐锋远远地看了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恼怒,转身往另一边的角落里去,想要找个能进苏家的法子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三天时间一晃而过。

  齐锋每日徘徊在苏家围墙外,没找到进苏家的路子,整个人却变得十分狼狈。

  因为没有人烧热水,他三天没洗澡,因为没有人烧饭,他三天都在外面吃,将家里最后的积蓄花掉,现在肚子空空,发出哀鸣。

  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!

  齐锋现在恨毒了季修和苏家,抬头看着苏家的匾额,眼里厌恶又愤恨,恨不得能将季修吃肉喝血。

  “你在看什么?”

  一道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,悦耳动听。

  齐锋愣住,认真看了看,这才发现围墙里面探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。

  那是一个容貌精致的少女,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裙,不知道是站在假山上还是踩着什么东西,自上而下,神情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  齐锋心里一跳,难道得来全不费工夫?

  这样漂亮的少女,这样富贵的衣裳,不是苏家的小小姐,谁会相信?

  齐锋脸色一变,飞快地露出了斯文温柔的表情,冲对方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。

  他出身在县城贫民常住的城南,因为容貌俊秀,读书很有天赋,一直是街坊邻居口中的别家孩子,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和他们家结亲,只是他看不上那些人,没有答应。后来去书院读书,连书院院长都想将女儿嫁给他。

  他对自己很有自信,只要他愿意,没有人会拒绝和他成为朋友。

  少女满眼好奇地看着齐锋,脸色随着他的介绍慢慢变化,皱了皱鼻子,表情嫌弃“原来是个下等贱民啊,。”

  说完,她跳下了假山,拍拍手走了。

  齐锋“……”

  齐锋简直要气疯了,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到嫌弃,难道他刚才的表现还比不上名利金钱这些身外之物吗?

  他甚至想说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……

  再说,季修当年不也只是苏家的一个赘婿吗?

  他哪里不如那些富家子弟,他们也不过是有个好爹。

  季修的女儿,果然和季修一样任性刻薄!!!

  齐锋完全忽视了少女穿的粉色衣衫——苏家正在守孝,苏灵儿不可能穿这么艳丽的颜色,将刚才那名苏家新招来的丫鬟认成苏灵儿,气得内伤,比当时发现齐小曼不见的时候还要生气,捂着胸口,整个人都有点癫狂了。

  齐锋狠狠地踹墙,脸色狰狞。

  动静闹得有点大,一直在暗处看着齐锋像个笑话走来走去的御林军受不了,这是在明晃晃地挑战他们的尊严!

  “你干什么?”御林军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盯着齐锋,像一群盯着小羊羔的恶狼,“不知道这里是季大人府邸吗,你竟然在这里毁坏东西?”

  齐锋吓了一跳,用头发掩盖住脸,发足狂奔,往另一个方向逃。

  御林军装模作样追了一下,将齐锋吓得裤子都差点掉下来,哈哈大笑,停在原地不再追了。

  “这小子真没用,你们看见了吗,稍微吓吓就差点扑地上去了,哈哈哈。”

  “看到了看到了,真逗,这小子在外面蹲了几天都不敢翻墙,哈哈哈,现在吓吓就腿软,真是个废物。”

  “毕竟像季大人那样临危不惧的读书人,还是很少的。我曾经护卫过左丞相,别看他在朝上很威风,遇到事的时候,可是晕得比谁都快。”

  一群军痞说说笑笑,完全不将文人看在眼里,可是对着季修,却是十分尊敬。

  谁让年前季修作为钦差,暗访江南,碰上贪污官员狗急跳墙,想要杀了季修这个钦差,半夜时刻,整整三百人围住了季修住的驿站,季修面不改色,带着他和另外几个弟兄冲出了包围,和当地军队汇合,借住刺史的力量,一举反击,瞬间将整个江南官场清洗。

  这份魄力,实在镇住了他。

  相比季修,其他的文人就显得太没眼看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齐锋从苏家围墙外面逃走,想要逃回家里躲起来,避避风头。

  刚刚走到家里,却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些人。

  十几个壮汉整整齐齐地站在院子里,穿着制式的衣衫,高大健壮,满脸横肉。

  齐锋脚软。

  苏家的势力已经这么大了吗,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?

  “哥哥?”屋子里的齐小曼听见动静,走出门来,看见齐锋,露出惊喜的表情,“你回来了,我等你好久。”

  “小曼?”齐锋愣住。

  齐小曼抿了抿唇,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开口道“哥哥,我以后不叫齐小曼了,我叫赵小曼。”

  什么意思?

  齐小曼低声道“我亲生父母派人来找我了,其实我不是爹娘的孩子,我是晋阳侯府流落在外的孩子。”

  见齐锋愣住没说话,齐小曼有点着急“我不是贪图富贵,可是我看了证据,那位候夫人的画像和我一模一样,而且他们还知道我身上有一枚平安扣,脚底板有红点胎记,所以我才会相信他们……”

  齐锋缓缓回过神,看看齐小曼,再看看围着齐小曼而站的侍卫们,眼底闪过一丝晦涩的光。

  齐锋缓慢而温柔开口,打断齐小曼的话“妹妹你别着急,我相信你。”

  齐小曼愣住,看着齐锋。

  齐锋笑了笑,还是那副温柔斯文的样子“我们进去说,你失踪好几天了,我还以为你出了事,到处求人,先说说你这几天去哪了吧。”

  齐小曼看看哥哥狼狈的样子,愧疚自己让哥哥操心了,听话地进屋和齐锋说话。

  屋子里站着两个丫鬟。

  齐小曼不好意思地解释“侯府的人说我身份贵重,不能轻忽,在当地采买了几个丫鬟和婆子。”

  齐锋点头,瞥向丫鬟“你们下去吧,我和小曼有话要说。”

  丫鬟愣住,征询地看向了齐小曼。

  齐小曼点头“按照哥哥的话去做吧。”丫鬟这才福身行礼,退了下去。

  齐锋眼里闪过一丝恼色,什么看人下菜碟的丫鬟,连他的命令都不听。

  不过他现在很能端得住架子,温和地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。

  齐小曼的归来,似乎唤醒了他的理智。

  要是和季修、苏家斗心眼,他实在太嫩了。

  但是齐小曼从小崇拜他这个哥哥,在他面前什么秘密都没有,想要掌握这么一个小女孩,还不是轻而易举?

  越是稳操胜券,越是能忍耐。

  齐锋的性格就是这样,狗急跳墙,但是又能像狼一样等待时机。

  十几天后,齐锋随着侯府一行人离开了上廊县,前往京城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齐小曼和齐锋离开的消息,季修当天就知道了。

  因为是他从中推动的,所以他一点都不意外,甚至他还让侯府的人带了一封信给晋阳侯爷,表示曾经研习过紫薇斗数,齐小曼性属火,让他尽量保护齐小曼不要靠近水,免得出事。

  有季修早前修书通知的功劳在,这份提示,相信晋阳侯府的人会放在心上。

  晋阳侯府的候夫人生了六个儿子,只有齐小曼一个女儿,对流落在外的齐小曼十分上心,十几年来一直不间断地派人在寻找,终于在上个月,找到了上廊县这边。

  按照原世界线的发展,再过三个月,他们自己就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是反派他爸[快穿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陆羽只为原作者元杏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杏并收藏我是反派他爸[快穿]最新章节